2019冠状病毒迫克兰芝停赛 莫丹尼回返澳大利亚

克兰芝因本地2019冠状病毒疫情措施被迫暂停赛马,莫丹尼成了首个因此而回返家乡的海外骑师。

这名澳大利亚骑手与所有长驻狮城赛马的同行一样,都于周五夜晚听闻本地赛事将被迫暂停的传闻。消息于周六被证实属实后,他感到十分震惊。

新加坡政府为了遏制传染性极高的2019冠状病毒继续在本地扩散下去,下令全国工作场所从周二起关闭一个月,唯独提供必要服务的公司除外。

新加坡赛马公会受到疫情影响近一个月(先是得让进入赛马场的访客测量体温,到限制访客人数,到最后的闭门赛马)后,如今也只能配合最新的措施公告,暂停所有比赛相关事宜,直至5月4日为止。

莫丹尼有一家大小四人要养,如今面临至少一个月没收入的情况(骑师的收入来源于策骑费用及赛事奖金),甚是艰辛。

他非常喜欢新加坡,无论是本地的比赛或生活方式都是,但如今残酷的是他没了饭碗。另一方面,澳洲(塔斯马尼亚除外)则是世界上少数还在进行赛马的国家(闭门的方式)。

尽管当前事态不稳,凡事都说不准,但他在和太太Lauren商量了一番之后,终于不舍地结束在新加坡两年的策骑生涯。

“这是很不容易的决定,但我也绝对不是仓促做出这样的决定的。”他表示。

“一个月没有比赛、没有收入,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很难维持生计的,尤其我在这里还有一家大小要养。

“我们都希望赛马能在5月4号恢复,可是现在谁也说不准,如果说要等到那个时候又太冒险了。况且,我的牌照有效期还是到今年底呢,我当下真的感到左右为难。

“我们是可以靠积蓄过活,可是等待的时间说不定还要更久。一个月我们应该还是可以应付得来的,可是如果到时比赛都不复办的话那就很辛苦了。

“我很庆幸家里的还有赛马。身为澳洲人,开销什么的也比较少,不论是生活费、医疗或是我两个孩子的教育费用都是。”

莫丹尼于2018年转战狮城以前都在维多利亚州参赛。他表示至今尚未真的有联系维多利亚州的练马师或马主们,但他有信心要重新融入当地的圈子并不难。

“我去年12月(圣诞休假期间)是回去了,也很享受那次参赛,所以不是说我不在那里参赛就不留意那里的赛马了。”他说。

“我们家里一个礼拜七天都有比赛,只要你够努力,就会有很多机会的。一旦我回了国,完成14天的隔离后,我应该就可以开始骑马了。”

35岁的他迄今在克兰芝献艺两年赢得48场比赛,当中包括去年的两场分级赛:1400公尺3级赛鸿运发财碗(“有得威”)及1200公尺2级赛鱼尾狮锦标(“快意恩仇”)。他去年以24场头马的成绩在本地骑师龙虎榜上排第九名,是他在这里成绩最出色的赛季。

这名轻磅骑师的支持量或许不比杜奕、罗达和B伍活等大师傅来得多,但公平点说,要不是他因停赛和受伤而被迫停赛的话(包括他最近因出席英国著名的切尔滕纳姆赛事回返新加坡后须居家隔离14天那次),那他的总头马数大可有望突破50大关的。

莫丹尼今季仅得两场头马(“暹罗万代”和“布拉格”),之后因居家隔离令也被迫缺阵比赛,因此错过了策骑“暹罗万代”竞逐新加坡四岁马挑战赛系列第二关赛事:1600公尺2级赛裁判杯的机会,那顺道也就这么与这场冠军擦肩而过了。这匹由泰籍马主拥养、克莱门训练的赛驹搭档代骑骑师海理拿下了裁判杯。

但不管如何,这名出道至今收获750余场头马的骑师仍旧十分享受在新加坡的日子。他于2017年几度来新客串,并通过12月3日的收官赛马日凭借“天行者”取得狮城初捷。

“我真的很享受在新加坡的日子。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骑‘天行者’开斋那次和骑‘快意恩仇’赢得2级赛的那次了。”他说。

“我这两年在这里也交到了一些很棒的朋友。我已经亲自通知了所有支持过我的练马师们了,他们也都接受及体谅我的情况。

“我希望这里大家一切顺利平安,继续留在家里吧。等这一切结束了,比赛恢复了之后,我也真的很希望有一天能回到这里参赛。

0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